<ol id="ntntt"></ol>
<ol id="ntntt"><menuitem id="ntntt"><form id="ntntt"></form></menuitem></ol>

<strike id="ntntt"><delect id="ntntt"><progress id="ntntt"></progress></delect></strike><strike id="ntntt"></strike>

    <strike id="ntntt"></strike><ol id="ntntt"><delect id="ntntt"></delect></ol>

    <strike id="ntntt"></strike>

    <ol id="ntntt"><delect id="ntntt"></delect></ol>
          您的位置:首頁 >快訊 >

          讓司法公正“護航”各個領域

          2017-05-24 10:17:29 來源:中國城市文化網

          海林林業局、林業局一中連環訴訟又現新看點

          2016年6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出臺《關于防范和制裁虛假訴訟的指導意見》,第12條明確指出,對虛假訴訟參與人,要適度加大罰款、拘留等妨礙民事訴訟強制措施的法律適用力度;虛假訴訟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虛假訴訟參與人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此外,第14條還規定,人民法院工作人員參與虛假訴訟的,要依照法官法、法官職業道德基本準則和法官行為規范等規定,從嚴處理。

           

          《刑法》第三百零七條規定: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有第一款行為,非法占有他人財產或者逃避合法債務,又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從重處罰。

          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與他人共同實施前三款行為的,從重處罰;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從重處罰。

          2016年10月,人民網、新華網、中國網、搜狐網等多家主流媒體紛紛刊登轉載《莫讓“虛假訴訟”成依法治國絆腳石·海林林業局、林業一中連環訴訟冷思考》一文(百度輸入本題,詳情立見),首度披露了黑龍江省海林市一起房產執行案件。本文所要探討的,并非四五年間因案外人虛假訴訟導致生效裁決難以執行問題,旨在剖析“虛假訴訟”及司法公正對國家各領域的危害及“護航”。

          實況回放

          2012年7月,劉某因拖欠丹東圣寶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稱丹東圣寶)貨款被起訴并執行房產,辦理過戶期間,遭遇海林市房管辦一拖再拖。與此同時,黑龍江省海林林業局先以虛構的為劉某代繳稅款、抵押貸款為由,在法官配合下以一紙雙方“自愿”的調解書,將該套房產據為己有。在丹東法院方面法律主張被終審駁回后,其下轄的林業局一中,又以劉某商品房買賣合同無效為由,提起行政訴訟狀告房管辦,要求撤銷房產證,房產歸己方所有。冷眼幾年間,這對“父子”輪流以債務糾紛、房產證辦理瑕疵為由,不斷進行民事訴訟、行政訴訟,實質上形成了一個虛假訴訟的“怪圈”——林業局為劉某代繳稅款、抵押貸款、劉某辦理房產證的建筑“原為”林業局一中所有……令人不禁疑惑,劉某為何與林業局方面如此剪不斷、理還亂?這樣的利益鏈條是人為策劃還是純屬巧合?

          另一個令人矚目的關鍵點是,海林林區基層法院對林業局與劉某的所謂“糾紛”根本沒有管轄權!因為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涉及不動產的訴訟,由不動產所在地法院管轄。劉某的這套房產位于海林市中心區,其管轄法院應為海林市人民法院。顯而易見,林區法院的這種“強行管轄”,其背后是原告、被告、法官的“三廂情愿”。

          現林業局一中主張撤銷劉某房權證的行政訴訟一審被判駁回,然而透過一紙行政裁定書,隱藏在虛假訴訟背后的權力操控依然清晰可見。

          矚目一審裁定

          起訴書中,林業局一中描述劉某身份為“個體”,而判決書中則顯示“無固定職業”。而據丹東圣寶方面了解,劉某多年從事房地產開發經營,在海林擁有多處商業用房。值得關注的是,一名無固定職業者卻可以僅建材產品便拖欠貨款高達二百余萬!

          無獨有偶,在丹東圣寶公司向海林林區檢察院了解情況時,控申科王姓科長,一提起劉志春的名字,便直接問“是開發商吧?”這樣的房產“實力派”人士,居然在判決書上實現了從個體到無業的“跳躍”!而在一中的上訴狀上,其職業仍為“個體”,此“蛻變”意在淡化身價還是遮擋身后的官場“大樹”?

          打開行政起訴狀,林業局一中主張撤銷劉某房產證的依據是《商品房買賣合同》無效。那么無效的法律依據是什么呢?眾所周知,確認合同無效的權力機關是法院和仲裁機構,林業局一中并未指出無效體現在哪里。

          再看海林市人民法院出具的[(2016)黑1083行初15號]一審裁定,駁回的同時,更在“善意”提示“原告以現有的證據可依《房屋登記辦法》第七十四條、第八十條的規定主張權利……”

          眾所周知,第七十四條是申請更正條款,應當提供權利人同意更正的證明材料。

          也就是說只要劉某同意更正,房產證就可以更正,這樣就繞過了合同是否有效的環節,這場訴訟“雙簧”就可以完美收官了。

          第八十條則規定,人民法院、仲裁委員會的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房屋權利歸屬或者權利內容與房屋登記簿記載的權利狀況不一致的,房屋登記機構應當按照當事人的申請或者有關法律文書,辦理相應的登記。

          然而,海林房管辦當年卻未按丹東中級法院的生效判決辦理,直接導致自己當下一舉成為行政被告。如果當初依照判決辦理,執行確有錯誤時,權利人完全有權申請執行回轉,也免得惹禍上身,既成被告,又成輿論“活靶子”。至于是否有人暗中指使,從持續已經已久的拖延狀態看,各方已是心照不宣。

          “斗膽”上訴源自檢方態度

          2016年10月下旬,丹東圣寶曾就海林林業局與劉某串通虛假訴訟、法官配合、林業局一中負責人員涉嫌瀆職等情形,向海林林區人民檢察院控申部門舉報,得到的回復是“不歸我們管”。這就奇怪了,林業局領導、林業局一中領導、林區法院法官共同涉嫌犯罪,林區檢察院不管誰管?

          直至收到林業局一中的上訴狀,其措辭之避重就輕,讓丹東圣寶驀然明白,是檢察院方面的包庇不作為,才會讓林業局一中負責人員,在解除追究“瀆職”責任隱患之際,奮而上訴。

          一句“不管”,意味著同時也給虛假訴訟的雙方及法官打開了一條繼續盯住房產不放的“綠色通道”!

          丹東圣寶既與劉某有過供貨往來,自也不難從多個途徑了解到,劉某的近親屬曾系牡丹江司法系統“要人”,諸如一系列房管辦拒不執行生效裁決、海林林區法院虛假訴訟、本次行政訴訟一審“善意”提示、海林林區檢察院的不作為,都應與該“要人”息息相關!否則,法官、林業局領導、學校領導都是有頭面、有身份的人,怎么會拿仕途為劉某和區區一套房產去買單?

          法學人士:一套房產極易導致“多米諾”效應

          針對上述不難識破的虛假連環訴訟,法學人士指出,目前行政訴訟二審維持原判是最好的“收口”,否則丹東圣寶合法權益得不到保護,必然會將海林林業局先以代交稅款,后以國有資產放貸、法官策劃、林業局一中瀆職及虛假惡意訴訟、海林林區檢察院司法不作為等證據確鑿事件,在曝光之余層層舉報。此外,還有那位雖未露面,卻在操控一切的劉某的近親屬,置入一連串舉報形成的“多米諾骨牌效應”——最終數位官員仕途因一套房產淪陷。

          來自紀檢系統的信息顯示,相當一部分官員的違紀調查均由“小事”引爆。如此看來,是給潛在風險已初露端倪的“要人”留面子維護虛假訴訟,還是置身“多米諾”,是擺在二審法院面前的重要選擇。畢竟,幕后操縱者不易或可逃過法律制裁,而法官審理案件則需要終身負責。

          來源:中國城市文化網

          相關新聞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ol id="ntntt"></ol>
          <ol id="ntntt"><menuitem id="ntntt"><form id="ntntt"></form></menuitem></ol>

          <strike id="ntntt"><delect id="ntntt"><progress id="ntntt"></progress></delect></strike><strike id="ntntt"></strike>

            <strike id="ntntt"></strike><ol id="ntntt"><delect id="ntntt"></delect></ol>

            <strike id="ntntt"></strike>

            <ol id="ntntt"><delect id="ntntt"></delect></ol>